关税再度上调,争端影响几何?(海通宏观姜超、李金柳)

券商首席 kingmo888 68℃ 0评论

投资要点:

5 月10 日,美国对来自中国的约2000 亿美元进口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
25%,我们的解读如下:
 美国再加关税。5 月10 日中午中国商务部表示,美方已将2000 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此外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5 月10 日发表声明称,将于下周一公布对额外约3000 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事宜。

 对进出口的影响。去年以来,美国多轮加税压低了我国对美出口,加税后美国对相应商品的进口均大幅负增。19 年2 月美国从中国进口的2000 亿美元清单商品的同比增速已降至-25.7%。随着这部分商品的关税税率再升至25%,美国对其进口或继续下滑。而如果未来继续对剩下未加税的商品提升关税,则有可能同样引发美国对相应中国商品进口先抢跑、再负增的情形。美国加征高额关税,也导致我国外贸结构有所变化。一方面,美国的高关税抑制了对美出口,今年1-4 月我国对美国的出口累计增速下滑约10%,而对欧盟和东盟的出口累计同比都增加8%左右。另一方面,中国自美国进口增速回落更快,今年1-4 月我国自美进口累计增速下滑了30%。

 对经济影响的测算。对外贸的拖累最终体现到经济增速上。我们估算已实施的对500 亿美元商品加25%关税及2000 亿美元商品加10%关税,或影响18年GDP 增速近0.3 个百分点,此次税率从10%提高到25%,对19 年GDP的拖累或约0.22 个百分点。如果未来关税措施进一步升级,假设对剩下的约3000 亿美元商品加税25%,或再拖累经济增速0.54 个百分点,合计拖累GDP增速约0.76 个百分点。

 加税商品与行业分布。美国此次将去年9 月起加征10%关税的约2000 亿美元中国商品的税率提高到25%,包括:动植物产品、纺织品、皮具箱包、机电产品、杂项等各类产品,其中占比较高的是电机电气(24.1%)、机械器具(19.2%)、家具(14.6%)、车辆及零件(5.7%)。这些商品中对美出口依赖度越高的,商品出口受到的影响也越大,如家具出口对美依赖度高达32.8%,帽类、木制品、精油及香膏等依赖度都超过25%,出口可能受到高关税较明显的抑制。如果某行业产品出口占其行业总收入的比重较低,那么其实对行业整体的影响也会比较有限,出口交货值占行业总收入的比重越高,则该行业受到的影响越大:如,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行业超过50%,外需受阻带来的冲击最明显;文体娱乐用品、皮毛制品、家具出口交货值占比在25%左右,服装出口交货值占比超过20%,如果成本过快上升并维持较长时间,则可能面临其他产地的替代;铁路等其他运输设备、电气机械、仪器仪表等行业的出口交货值占比都在15%以上,但考虑再乘以这些行业对美出口的占比,整体影响或已不大。

 如何看待争端?去年中美贸易争端之初,我国恰处在收缩影子银行融资的时期,两者叠加带来明显冲击。但去年二季度后,政策已转向更加积极,当前货币维持相对宽松、减税降费开始实施、支持民企的措施也陆续落地,有助于一定程度提振预期、缓解冲击。中美贸易问题具有长期性,因而根本的还应是着眼长期、做好自身。一方面,如果贸易摩擦长期持续,关税成本上升可能导致部分产业转移,我们应进一步改善供给要素,激发市场主体活力,重视研发投入,提高制造的附加价值和竞争实力;另一方面,我国拥有广大的国内市场,而当前的经济结构中,外需的占比和贡献已经减弱,未来更要依靠增加消费、鼓励创新、扩大开放和推进改革来激活内需。

5 月10 日,美国对来自中国的约2000 亿美元进口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
我们的解读如下:
1. 美国再加关税
5 月10 日中午中国商务部表示,美方已将2000 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的文件,针对这2000 亿美元商品的25%的税率自美国当地时间5 月10 日起执行,但对5 月10 日之前中国出口、5 月10 日至6 月1 日进入美国的商品仍以10%税率计算。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5 月10 日发表声明称,将于下周一公布对额外约3000 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事宜。
2. 加税如何抑制进出口?
去年以来,美国多轮加税的直接效果是压低了对美出口。美国先后在18 年7 月6日对340 亿美元商品加征25%、18 年8 月23 日对160 亿美元商品加征25%、18 年9月24 日对2000 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加税后,美国对相应商品的进口均大幅负增。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19 年2 月,美国从中国进口的340、160 以及2000 亿美元清单商品的同比增速已分别降至-28.6%、-40.1%以及-25.7%。
随着这部分商品的关税税率再增加15%,美国对其进口(即中国对美出口)或继续下滑。而如果未来继续对剩下未加税的商品提升关税,则有可能同样引发美国对相应中国商品进口先抢跑、再负增的情形。

美国加征高额关税,也导致我国外贸结构有所变化。一方面,美国的高关税抑制了对美出口,今年1-4 月我国对美国的出口累计增速下滑约10%,而对欧盟和东盟的出口累计同比都增加8%左右,关税税率提高或继续压低我国对美出口。

 

 

另一方面,中国自美国进口增速回落更快,今年1-4 月我国自美进口累计增速下滑了30%,在去年12 月两国领导会谈和双方磋商重启后,中国暂时取消了自美进口汽车的高额关税并增加了对美国大豆的进口,其对应分项的进口增速明显回升。但随着后续美国再度提高关税,未来中国对美进口的短暂反弹是否仍能持续则需观察。

3. 对经济增速影响多大?
对外贸的拖累最终体现到经济增速上。此前报告中,我们曾测算过加征关税对我国经济增速的影响,主要基于以下几点假设:(1)假设提高的关税税率全部反映到出口商品的价格上;(2)据Willem Thorbecke (2006)1的测算,假设我国商品的出口价格弹性为1;(3)据王俊杰(2012)2的测算,我国出口增长和GDP 增长之间的相关系数约为0.18。我们据此估算,18 年已实施的对500 亿美元商品加25%关税及2000 亿美元商品加10%关税,或影响18 年GDP 增速近0.3 个百分点。

 

转载请注明:Python量化投资 » 关税再度上调,争端影响几何?(海通宏观姜超、李金柳)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